“嘭”,比刚才枪矛相接更为沉闷许多的声音爆起,秦弈再一次搂着李青君的腰,向后飘退到了街角。

        邙战的矛都被敲得差点脱手,心下骇然,这少年看着瘦弱,哪来这么大劲?

        他略微调整了一下,还要出矛,身边再度探过一枪,将他的矛架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熟悉的枪,战场之上至少相交过十几次……邙战看也不看就知道这是李青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大声厉喝道:“你南离什么意思,有刺客要杀我,你帮她?你南离号称千载文明,就是这样对待使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。”李青麟面无表情:“论起什么文不文明,我只知道跟舍妹一比,你邙战屁都不算。再啰嗦我现在就宰了你,你西荒要为此开战我奉陪到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舍妹?邙战愣了半天,再度看向李青君的目光变得很是古怪,继而慢慢变得热切。

        邙战失了神,他身边倒是有个山羊胡子随从阴阳怪气道:“恐怕你青麟王子还没有擅起边衅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青麟冷笑:“你们大可试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话音,伸手一挥,南离军队的弓箭立刻指向了西荒一行,那山羊胡子脸如土色,再也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邙战醒过神,哈哈笑道:“原来是昭阳公主。既是一场误会,算了算了。我们此来是为吊唁,可不是来挑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