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么?!”审问员大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我正在跟他商量,去抹掉以前的一些的……证据,”马平松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继续说,“然后有个老头突然闯进来找人,为了以防万一,我让蒋永忠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天后,林宝良由褚卫陪着被请去指认,两人才得知去年这件事的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 蒋永忠满脸都不甘地癫狂,像要冲出来杀人,手铐哗啦啦地打在铁栏杆上,嘴里骂着恶毒的狠话。但这一次,失了靠山的他是彻底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警察局门口,林保良长长叹了口气:“小褚啊,今天这事别告诉子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褚卫点头:“放心,我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孩子面上看着好说话,其实认实理,轴得很。”林宝良声音缓慢,看向褚卫,“我知道她因为她**事情,有了不结婚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褚卫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姑娘家怎么能不结婚呢?我跟她奶奶毕竟年纪大了,陪不了她多少年,以后……”林保良拍了拍褚卫肩膀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褚卫依旧愣在原地,良久才明白过来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七哥已经被抓,老癞头这些人自然一股脑地全进去,这些人本来就是收钱办事,都不用审,全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