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现言 > 完美情深 >
        何宴舒不着急接谢祁韫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左手肘搭在车窗上,悠闲自得地喝着啤酒,回头看了一眼还未苏醒的姜棠。眉宇之间,是鬼魅入了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设想过谢祁韫会用的每一种办法,唯独没有想过他会这般的循规蹈矩。

        放在副驾驶上的电话不停地响起,他烦躁地抓起扔在了地上。之后推门下车,打开后排座位地门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宴舒手指轻柔地在姜棠的脸上来回地扫过,就这么提起啤酒对着她的眉心淋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啤酒顺着她娟秀的鼻梁一路流淌,落进颈项里面,冰凉地感觉把她从迷药中催醒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姜棠轻微地摇晃了头,缓缓睁开双眼。这才发觉自己的双手双脚都被绑着,何宴舒坐在身边,一脸得意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要坐起身来,却被何宴舒伸手按住肩膀:“姜棠,谢祁韫现在一定很着急。其实,我没想过自己会成功。但是谁叫你跟谢祁韫都太自负。以为盯紧了姜瞭就会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警惕地问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何宴舒笑容轻浮又畅快:“你觉得我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把酒瓶放在地上,向前俯身伸长手臂,从副驾驶的位置下面捡起手机,回拨给了谢祁韫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