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依依勉强镇定,呆呆的看着他,“你是怎么知道林若微去世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直是她的替身,而我一直是她的情人,关系从来没有断过,联系也没有断过,反倒是李默瑜还以为自己隐瞒的天衣无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依依觉得恶心,很恶心,这些人比僵硬的尸体还要恶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我都知道,我不想再披着林若微的身份了,我也不想受你要挟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逸仿佛是在看着一个毫无杀伤力的白兔,抿起嘴唇,朝着她一点点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脚踩过地上散落一地的文件,欺身压了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柳依依怒斥,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不知道你的味道和若微比起来,会不会更好,毕竟你比较年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白逸你想死!”柳依依**,对着那恶心的脸扇出去一巴掌!

        但白逸握紧了她的手腕,勾起嘴角,不屑道:“说真的,林若微起码还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,而你,野丫头,连她脚指头都比不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柳依依反而笑出声,故作惊讶道:“是吗?怪不得林若微没想过嫁给你,你连李默瑜的脚指头都比不!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