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眼间的功夫,面前的婴童完成三百六十度大转变,那是一个还没有成形的的肉团,弱小地脑袋没有毛发。五官模糊不清只能隐约能分辨,身子微微弯曲,四肢发育畸形,器官和内脏仿佛被泡烂了一样,包裹在粘稠流着液体的皮肤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窒息的恶臭味刺激的让人反胃,蠢欲动的黑气游过来将莫倾夕包围,液体滴在地板上发出诡异的响声。伴随咯咯的尖叫声就连心性强硬的莫倾夕也觉得毛骨悚然,一股刺骨的寒意让她心跳加快。肉团慢慢的朝莫倾夕爬过来,环绕在身边的黑气攀到身上,低下头看到邪物冲自己发笑,很快就占据就整个躯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好恶心啊。”莫倾夕被恶心到了,见肉团离自己越来越近,那双灵动的眼眸中带着冷着,恶狠狠地吐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肉团猛然弹起,似乎是被激怒了。血肉模糊的五官有一瞬间变得扭曲,腐烂的脸上撕开一个裂缝,飞身张着血盆大口快准狠地朝着莫倾夕的脑袋咬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离老娘远一点,我有洁癖。”莫倾夕微微抬起手,冰魄凭空出现在她的手中,直接朝着邪物的门面挥去,硬生生地将她劈成一团血肉浆糊。

        莫倾夕没有掉以轻心,短短地交锋让她察觉的到邪物功力在自己之上,简直是把她当老鼠似的慢慢戏耍。

        短暂的沉静片刻,地板上大卸八块的腐肉慢慢拼凑在一起,很快又恢复原状,扭动的身体似乎在嘲笑人类的无知。

        莫倾夕紧握手中冰蓝色的灵剑,神色凝重起来,黑雾已经完全笼罩着她。没等莫倾夕反应过来,身上的力气一瞬间被抽空,眼前更是一片黑暗无法视物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色的触角延伸到脖子上,窒息感让她无法呼吸,仿佛置身在水里,双手被无形捆绑着已经完全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奶奶的,果然有两下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烈地危机感刺激着感官,察觉到危险胸口处的银鳞不停地颤抖,银色的仙障自动护住了她的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色衣衫无风翻滚,与及腰的长发纠缠而绕,一股无形地压迫感朝着肉团而去,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,黑色触角如潮水般猛然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了束缚,莫倾夕瘫痪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,她伸手抚摸着自动护主的银鳞眼底浮现起暖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年来的朝夕相伴让她愈加依赖也让她更加确信清铉所赠的小挂饰,是一件非常稀有的灵器,十有八九还是传说中的神器,只有神器才有自主意识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抚好颤抖的银鳞,莫倾夕没有利用空间瞬移逃走,楚宇飞还在邪祟手上她必须安全地带他出去,若有什么闪失或者闹出更多人命历练会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    邪祟不安地在角落扭动,有了顾及迟迟不敢再次上前,似乎不明白为何一个人类身上会有如此了得的东西。莫倾夕收回手中的冰魄,和邪祟各怀心思地对视,双方似乎都不打算主动出击,她也不是不要命的人,既然打探到了邪祟的实力也就没有必要再激怒它。

        【本章阅读完毕,更多请搜索大众文学;http://www.fscape.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