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莫卿夕沉思片刻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能这样了,她已经手心发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现在能掌控局面完全是侥幸,只要她一个不留神,这大家伙迟早会脱离她的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它发起狠来,以他们三个小孩的体力,跟本逃不掉,就算莫卿焕有点本事,也是在他一个人的前提之下还有机会逃跑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带着两个武力值为零的拖油瓶,完全没有一点成功的几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莫卿焕拿过她手中的羽毛状的植物,代替了她的位置,她的个子不高,才到莫卿焕的胸口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莫卿夕必须要把手完全举高,才能勉强的挑逗大猫,也不过一会儿的功夫,手臂肌肉酸痛的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你小心一点,这大猫很狡猾。”她揉了揉酸痛的手臂,皱着眉头看着眼珠子不停乱转的大猫。

        莫卿焕点头,一路小心翼翼的慢慢后退。同时,手中紧握的短刃抵在胸前,以便应付随时都可能发难的危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翎俏,我们赶紧找,哥哥撑不了多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