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2.5亿人,正在成为大厂和骗子们收割的新战场

“骗子们收割的新战场(www.44662.cn)。”来源 | 投资家(ID:touzijias)作者 | 刘晓月

50岁大叔为女主播盗窃,疯狂打赏10多万

前段时间,一则“嘉兴50岁大叔为取悦女主播盗窃,3年打赏10多万”的消息刷爆网络。

这位大爷明明都50多岁了,却十分热衷给主播们刷礼物,少的时候刷几十块意思一下,多的时候一刷就是几千块,刷完几千块周某就会睡不着觉,因为觉得自己的钱来得也不容易,在这样反复的心境下周某三年打赏了主播十万多元。

本身收入一般的他为了打赏女主播甚至想到了盗窃,在付诸行动后被拘。

然而,这并不是故事的结束,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,刚刚出狱的大爷又砸烂一车玻璃,盗走1万现金,当天就又都打赏出去了。

还有位六十多岁的黄阿姨,说靳东对着全国抖音用户跟她表白,她要嫁给靳东了(黄阿姨的老公孩子一脸懵)。

“靳东”跟黄阿姨说会给她一百万,还会给她买房子(还有这等好事?)。黄阿姨便把心一横,离家出走去长春跟“靳东”见面。黄阿姨的老公觉得不对劲,便派小儿子跟着去,顺便把黄阿姨接回来。

在走遍长春市的派出所之后,黄阿姨还是不相信这是骗局,最后还是一名警察假装自己是靳东,打电话给黄阿姨说已经离开长春了,黄阿姨才肯回家。

黄阿姨是回家了,但人在心不在。无论是老公、儿子、记者甚至是警察都不能让黄阿姨相信这是一个骗局,直到最后,这位阿姨仍试图借助电视台的力量帮助自己寻找失联的“靳东”。阿姨觉得,这是她跟靳东之间的事,和别人没有关系,她还是会等他的。

“网瘾老年”

这些新闻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,大家这才注意到互联网时代被忽略和遗忘的中老年群体,一个2.5亿人口的庞大市场。

统计局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末,60周岁及以上人口达到2.54亿人,占总人口数的18.1%,超过0-15岁的人口。

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覆盖普及,爸妈们纷纷用上了手机和电脑。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6月,50岁及以上网民群体占比由2020年3月的16.9%提升至22.8%。互联网进一步向中高龄人群渗透。

有位网友如此吐槽:“我接受了我妈每天唱N遍‘我们一起学猫叫,一起喵喵喵喵喵’,也习惯了我爸口头禅变成‘谢谢老铁、双击666’,但我万万没想到,有一天刷抖音的时候,看到我外婆在DJ版《谁是我的新郎》唱跳视频下留了言。”

中老年沉迷起网络来,一点不比青少年群体程度厉害,上线时间甚至超过10个小时。《2020老年人互联网生活报告》显示,在100万老年人用户中,有1900人在趣头条单个APP上在线活跃时间超过10个小时,4000人在线活跃时间超过8个小时,而1.2万老人超过了6个小时。

这些网瘾老年们,每天早上一起床,就打开手机开始刷视频,做饭时也把手机放在灶台旁,时不时划一下。午休时、晚上临睡前躺在床上,仍不忘睡眼朦胧地看上几个视频,“跟上了发条一样”。

这些在小时候反复教育我们“手机是现代毒品”的大人们,现在各自刷起手中的“短视频神器”,谁叫也不理。

如何拯救被平台信息毒害的爸妈

然而,由于缺乏基本的网络教育,中老年在精彩的网络世界面前,显得毫无防备之心与还手之力。

老年人,成为了各类谣言最容易攻破的一个群体,而他们本身,也成为了谣言的转发者和助推者。

比如有些谣言是打着“养生保健”的旗号,推出一些“值得收藏的偏方”,但这些偏方无用已经是万幸了,不少中老年甚至因此进了医院。

此前一条微博在网上疯传,收获了36.9万赞和2.9万转发。博主吐槽自己的妈妈已经给爸爸尝试“白醋泡大蒜能治新冠”、“干树根能治偏头痛”等食疗方法了。(突然觉得爸爸有一丢丢可怜?)

更夸张的是,还有大爷误信“把大蒜塞进耳朵能治炎症”,导致要去医院取出;有大妈听信“敌敌畏能去头虱”,结果这一试就进了ICU。

尤其是在疫情这等社会重大公共突发事件期间,各类谣言更是满天飞,尤其是假借“钟南山”之名的更容易被爸妈们转发——“钟南山”说炼水银能长生不老刀枪不入,“钟南山”说粮食市场要崩溃,“钟南山”又说吃牛羊肉的蒙古同胞身体好。

这些谣言离奇又弱智,但爸妈们总喜欢转发、总喜欢相信。而你要是同他们讲道理,他们却未必能听得进去。

显然,这就是平台流量导向下的“副作用”,在大数据的精准分发作用下,谁愿意听、谁会听、谁爱听,就专门为他们推送,哪管你内容是非黑白、后果洪水滔天。

被假马云、假靳东们毒害

出了平台收割,更有骗子横行。比如网上还出现了一些反智谣言,挑拨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关系,让爸妈们宁可信任骗子也不信任我们。

短视频,慢慢开始流行一些理念,“养儿养女无用”“十个儿子九不孝”“靠子女不如靠自己”“子女都啃老”等等。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下,有些老人真的开始觉得自己的儿女不孝,并指指点点。

此外,还有一些人将老年人视作“圈钱”的工具,先是对他们洗脑,然后想方设法骗得他们倾家荡产。

比如前文所述被假靳东欺骗的黄阿姨,并不是个例。他们一上来,就以温情脉脉的形象示人,往往还打出一些可怜牌,博取中老年群体的同情——

“姐姐,你真的是人美心善,愿意听弟弟讲那么多”“大哥我真的好想你,隔着一个屏幕,你都能影响我的心情”“姐姐你怎么不给我点赞了?”、“姐姐你是删了我吗?姐姐是不是不喜欢我了?”“你要做我的弟弟姐姐命苦你愿意吗?”

在现实世界中从未获得如此温暖的中老年们,自然不可避免地对他们产生了情感依赖。但一切的甜言蜜语,都指向了爸妈们大半生攒下的积蓄。

他们会要求中老年人为他们点赞、送礼物、买课、买货,或者私聊邀请加入“团队”,帮他们实现一夜暴富的梦想。

前段时间,公众号“南方周末”报道了一个迷恋上“马云”的老太太,义无反顾要给“马云团队”送钱。“马云”不断洗脑老太太:“我们有的会员70岁都能月入过万”、“坚持就是胜利,等你赚到钱,儿子就会理解你了”。

直到记者报道时,老太太还在积极给“马云”转账。就算孩子扣着自己的身份证和银行卡,老太太甚至当掉自己的首饰都要转账,除了1700元的入会费,老太太还从社保中取出了2000元,加上当首饰的钱,老太太前前后后至少给骗子转了5000多元。

如今中老年已经成为网络诈骗的重灾区。根据社科院发布的《中老年互联网生活研究报告》显示,老年人互联网上当受骗过或疑似上当受骗过的比例高达67.3%。

谁该为爸妈的网瘾买单?

有网友感慨,小时候进网吧被爸妈拿着鸡毛掸子追着打,如今爸妈成了“网瘾老年”,谁劝也不听,那我们能咋办?

爸妈们沉迷网络,被骗感情被骗钱,到底是谁的锅?

诚然,我们疏于陪伴,没有给爸妈们足够的关心与照料,让他们缺乏情感关怀,给了骗子们可乘之机,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复旦大学一项调查显示,60岁以上老年人超过1/4感到内心孤独,其中女性格外严重。骗子们表现的脉脉温情,就是他们最大的安慰。

然而平台也是责无旁贷。不得不说,竞争使人进步,为了抓住爸妈们的心,互联网大厂的用户体验是做的越来越好了。

比如华为、小米、OPPO相继推出了简易模式、老年模式,支持图标和文字放大、语音读屏等;还有百度、美团、携程均推出了语音搜索功能,首汽约车还推出了代人叫车的功能,极大地方便了爸妈使用。

与此同时,“算法”的威力也被空前放大,中老年人越爱看什么、越会被推送什么,进一步加剧了他们的沉迷与被欺骗程度,深陷在“信息茧房”中不可自拔。

试想,如果老年人打开微信,看到的都是“吃这几种食物轻松活到99”;刷刷短视频,天天被“养儿无用”“东弟爱我”洗脑,他们的精神世界会变成什么样?

若老年人相信谣言中的科普是可信的知识,短视频中的世界是真实的世界,那么父母与子女间的代际隔阂,恐怕会越来越大。

一位网友说,自打用上手机以后,妈妈都不怎么愿意搭理自己和爸爸了,觉得家人还不如网络懂自己。

不过在平台们疯狂地收割中老年人,想着从他们身上掘金的同时,却忽视了对他们必要的保护,中老年防沉迷系统仍处于空白地带。

总而言之,互联网时代,老年人要比年轻人脆弱的多。尤其是在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的当下,是时候多多关注中老年群体,保护咱爸妈了!

主营产品:纳米抗菌材料助剂,纳米新材料,日化杀菌剂,PHMG 聚六亚甲基胍,异噻唑啉酮,BK MBM杀菌剂,纺织印染助剂,消毒除臭抗菌剂